<
民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和神兽同居的日子 > 章节目录 第5知2章 知心知意
    d请检查购买比例cxфpпyЛ3Д周典将人推出去,准备将钱襄关在外面。

    钱襄本来只是一猜,见周典这样,也就证实了他的猜想是对的!

    他一步迈进去条腿挡着,八卦道:“我的天,老周你不会吧?你以前可不这样,这康家五小姐有多大的魅力啊?我昨晚怎么没看出来,也就一般漂亮,脾气大得很!”

    话音未落,这位“脾气大得很”的康家五小姐就出来了。

    钱襄一眼看去,正看到同样穿着酒店浴袍的俞琛,头发稍微有些凌乱,脚上踩着拖鞋,显然是昨晚在这里留宿。

    “我去,老周你来真的啊。”

    “不是你想的那样。”

    周典没拦住,而俞琛又出来了,也就干脆放了钱襄进来,把门关上了。

    俞琛知道康家的人走了,就出来看看情况,遇上钱襄也没显得惊慌。昨晚吃饭的时候已经见过了,是个玲珑人,又是周典的经纪人,总不会给周典惹麻烦。

    钱襄反倒比她尴尬,打招呼道:“嗨,五小姐。”

    周典跟他师父介绍,“我经纪人老钱,我们认识很多年了。”

    俞琛听得懂他的话,言下之意老钱很可靠,“你好,昨晚见过了,你叫我雨辰就好。”

    钱襄见他们两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样子,原本还想多问一句“你们是怎么一回事”,结果发现不需要问了。答案很明显啊!

    这样一来,他大清早的也不好打扰人家情侣清梦,很识相的告辞了。

    俞琛知道他多半误会了,但是比起师徒这种难以解释的关系,误会就误会了。反正接下来她还要跟着周典离开这里,无谓再多余解释。

    俞琛问道,“周典,你在h市待几天?”

    周典道:“快收尾了,最多一周,您有什么安排?”

    俞琛想了想,说:“你离开的时候我坐你的车走。”

    周典点头道:“好,我来安排,到时候您到b市就先我那里住。”

    俞琛并无异议,早在闭关前,她就也常在不同徒弟家常住。说是徒弟家,多半也是她花钱买的房子,她活得久,赚得多,一向不太在意身外物。

    不过不在意的时候,她腰缠万贯,如今却是从头来过,她想着重塑真身、恢复修为也不是一朝一夕的,因此也存了再找份营生的念头。

    虽然师父吃徒弟的理所应当,但是俞琛不喜欢受制约,随性而为。

    接下来这一周,俞琛过的非常安静,没有康家人在耳边聒噪。她在酒店里养俞小八,偶尔拍点儿萌图到群里,收回一片赞声的同时,也收获一些灵食。

    俞小八可以说是自给自足。

    灵食吃得多了,俞琛发现小八也长得飞快,几乎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短短一周,俞小八已经有之前的两三倍大,金眸又大又亮,白底黑纹的毛发油光闪亮,又软又绵。它的肉翼也舒展了一些,虽然还不能飞,但是已经能摸出大翅膀的形状。

    “师父,这是看着不像猫,更像是是虎啊,长着翅膀的小老虎。”

    周典盯着他的八师弟研究了一会儿,本来还想上手摸一把,但是对方亮出獠牙后,他就悻悻收了回来。这八师弟的屁股,只有师父摸得。

    “是更像虎。”

    俞琛也发现了,俞小八慢慢张开一些后,显然距离猫的形象就越来越远了。

    现在的俞小八,更贴近俞琛渡劫时看到的那头白色的猛兽,它扇动着巨大苍茫的羽翼,气势迫人,仿佛有排山倒海的威力。

    俞琛至今没想明白那头猛兽是什么来历,也不知道俞小八是什么来历。但是她和小八有缘,这点掐指就能算出,虽然不知道冥冥之中有什么联系,但是她并不急于一时。

    “师父,小八看上去非同寻常,现代这样的环境,您是从哪儿找到它的?”

    “随手捡到的。”

    “灵炁这么稀薄的现代,您还能捡到这么好的妖兽,师父的运道果然极好。”

    “我也觉得。”

    俞小八见两人聊得正欢,忍不住仰头“嗷呜呜”几声,试图吸引注意力。

    俞琛乐了,在它身上挠了挠,它就顺杆子往上爬,直接爬到她怀里,左蹭右蹭,寻了个好位置趴着,然后用一双晶亮异常的眸子盯着周典。

    周典莫名感觉有些渗人,这八师弟有些邪乎。

    俞琛倒是觉得和小八处得越来越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太黏人,吃饭睡觉洗澡都要跟着。将门关上,将它拦住,也能施展妖术忽然变到跟前,实在防不胜防。

    有时惹恼了她,也揪住小八打,但是小八皮糙肉厚,她不施术法,普通几巴掌就跟给它挠痒痒似的。它还冲俞琛眯着眼,发出享受的“嗷呜”声。

    俞琛拿它莫可奈何。

    既然长大了,俞小八就不能随意揣兜里带走了,它的形貌又过于引人注目,尤其是背上的肉翼。因此周典给他师弟买了件小宠物衣服,连帽衫,给小八罩着。

    离开酒店时,俞琛就将小八塞到包里,跟着周典一行人坐上保姆车。

    不知道是哪里走露了消息,他们被狗仔和粉丝包围了,前门后门都是乱糟糟的。

    “师父,您没见过这场面,特别危险,您现在没法力先跟着我走。”周典低声说,然后环着俞琛的肩膀,往前走。

    钱襄见状,提议道:“你不如让雨辰跟其他工作人员一起,那样还更安全……”

    周典想事周全,否决道:“不行,她之前才从头条上下来,跟我一起至少外头还有圈保镖。”

    就这样,周典跟俞琛在一众工作人员的簇拥下走出了大门,顿时传来一阵阵非常刺耳的声音,尖叫、狂欢——“周典!周典!周典!我爱你!”

    俞琛的确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她以前时代也没有现在这么多人,乌压压,简直向要碾压过来,将他们踩成肉泥。

    如果只是这样,俞琛忍忍也就过去了,也不算太长一段距离,偏那些狗仔□□短炮一顿狂拍。她和周典走在一起,两人虽然戴着帽子和墨镜,但是在一班助理和工作人员里,尤为显眼。

    “周典,听说你和某豪门千金在酒店共度七天,有这回事吗?”

    “周影帝,听说那个豪门千金很喜欢潜规则男星,还涉嫌毒趴被查?”

    “周影帝,请问你身边这个美女是谁?”

    “是不是就是那个神秘的豪门千金?”

    ……

    听到这么准确的信息,俞琛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场是谁爆料了,她和周典交换了个眼神,都知道这会儿不回应,明天报上网络上就能一黑黑两。

    俞琛还没来得及给康雨辰打翻身仗,自然不甘心又被李勋奇扔个锅。

    周典身为他师父的大徒弟,最知道俞琛的性格,他心念一动,干脆停下来跟媒体说了两句。他用修长的手指拂过发丝,冲着媒体露出迷人笑容:“你们这么说,我女朋友要不高兴了。”

    一众狗仔眼光放亮,都意识到有大新闻了。

    “周影帝,你说这个是你的女朋友?不是那个豪门千金吗?”

    “周影帝,你从没有公开承认过有女朋友,请问她的身份是?”

    “总之不是豪门千金,她是圈外人。我们交往多年,刚好在h市玩了几天,就被你们抓到了。”周典声音低沉温柔,说话时还低头和俞琛交汇目光,缱绻情深的样子。

    粉丝群里兴奋得一片尖叫与哀嚎,狗仔们则更激动了,对着俞琛一顿狂拍。

    周典将俞琛护上车,然后跟粉丝们道了别,这才坐上去。

    保姆车一启动,钱襄就怪声道:“周典,你这是把自己往沟里带啊!”

    周典不以为然道:“我不出来回应个更劲爆的,今天晚上就会□□作上热搜。”

    钱襄一听不对,“你是说,有人背后……也是啊,这事能有几个人知道啊。康家比我们还紧张,肯定不会爆料给媒体,那还有谁?”

    俞琛提示了一句,“早几天新闻说,李勋奇的手指头给野生动物啃了。”

    “他?”钱襄有些难以置信,“不会啊,他跟周典都不是个层级,也没有利益冲突,除非……”他的目光投向俞琛,心叹道:红颜祸水。

    真不知道一向游刃有余的周典怎么会栽到这么声名狼藉的女人手里。

    “好了。”周典打断他,“这件事我觉得主动应对,比被动应对好。”

    钱襄眉头紧皱,“之前和雨辰的报道虽然都被撤下来了,也没有什么露脸的,但是你的热度比李勋奇大多了,说不准谁要深挖,还是能挖出来蛛丝马迹。”

    俞琛问钱襄借手机,“我给我三姐打个电话,要她放出消息我出国得了。”

    钱襄想起康雪雯的人那么火急火燎的找她,不由狐疑:“你姐能答应?别再把你捉回去了。”

    俞琛还真有把握她会答应。

    至少目前来看,只要说康雨辰不在国内,就自动脱离了这个负面。康雪雯已经在安排她出国的事情上栽了跟头,如果她还闹出丑闻,康雪雯估计要在康兴良面前失宠很久。

    为了大局,康雪雯反而会帮她善后。

    俞琛一边换衣服,一边看了看俞小八。它还在笼子里,正红着眼巴巴的望着她,好像俞琛昨晚对它做了多十恶不赦的事。

    俞琛被它逗乐了,顺手拿了件裙子套上,走过去将指头伸到小孔里,想摸摸它。

    结果反被咬了一口,仿佛比昨天疼一点。

    俞琛啧了一声,弯下腰直视那团小白毛,笑骂道:“小兔崽子又凶又记仇。不,不是兔崽子,我看你是狼崽子,披着兔子皮迷惑我呢。”

    俞小八大约知道不是什么好话,用那双金眸瞪着她,却更可爱了,连一丝凶相也显露不出来。

    俞琛心情不错,摸了摸它的头,“看你可爱,回头带早餐给你吃。”

    这是康家主宅,早饭都安排在一楼饭厅。

    俞琛下楼吃饭,只看到王佩怡和她的儿子,没有看到康兴良。她瞧着桌子上摆着的餐具,便知道昨晚康兴良又没回来。

    既然康兴良不在,俞琛也懒得跟不相干的人共进早餐,宁愿去陪俞小八吃饭。

    “吴婶,麻烦你准备一份早餐送我房间。”

    “诶,好的。”

    俞琛说完便走,不想王佩怡在她身后嘲讽道:“就你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样子,我看你出国以后怎么办,还能把吴婶带走不成?有的你磨的。”

    俞琛脚步一顿,转过身看她,“你跟我说话?”

    王佩怡让保姆将孩子抱走,哼声道:“不然呢?你以为你惹这么多事,你爸爸还放心你待在这里?看着你就心烦。你闹这种丑闻,好不容易走关系销掉案子,你倒好,还蠢得惹麻烦,又折腾一回公关……康氏可是上市公司,因为你,公司损失了多少钱?”

    俞琛一听,就明白她这是为她儿子心疼家产缩水呢。

    不过,她不关心这个,她关心的是出国的事。她不能出国,她一要帮亡人化解怨恨,二要找回徒弟,恢复肉身……这都是必须留在国内才能办的事。

    俞琛想到这儿,不由激了她一句:“你还真当自己是我妈,是康家正头太太?你说让我出国我就得出国?”

    “你——”王佩怡抬手指着对方,气得脸色胀红,“康雨辰,你这么跟我说话,就不怕我回头告诉你爸爸?”

    俞琛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显然没把对方当回事。

    这下彻底激怒了王佩怡,她冷笑道:“你当是我随口胡说的?让你出国是你爸爸亲口说的,你三姐已经在安排了。我看你短期内是别想回来了,不过你回不回来,康氏都没你的位置,康家六姐妹,最没用那个就是你,玩个小白脸还玩成圈子里的笑话,再没有比你蠢的了。”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