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皇后总想抛弃朕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第章
    此为防盗章

    所以他回忆了一下,昨日因为不太舒服,除过来福宁宫陪母后用膳,便再没去过什么地方,而也只有福宁宫有宫女,他自己的乾明宫是没有女人的。

    他还记得她的声音,娟若流泉,此时一听,便立刻认出了她来,只是昨夜梦中的那副眉眼明媚妖娆,现在她却谨慎收敛,规规矩矩的垂着眼眸,并不曾看他一眼。

    他喉头动了动,想说什么,却一时没有说出口,该怎么说呢,难道直截了当的问,昨夜为何要到梦中勾.引朕?

    他虽病着,还不至于糊涂,分明是自己梦见了她,要叫她如何回答呢?

    他的眼神太过专注,叫屋里人都察觉出了异样,陈尚宫心中一顿,看来没错了,这丫头果然入了圣上的法眼了,悄悄看了眼太后,想看太后如何反应。

    只见太后轻咳一声,从旁打岔道:“听闻昨儿半夜淑妃担心你,就传了御医,哪知你非但不见,还把她也赶走了,怎么如此不近人情?”

    宇文泓回神,调开落在静瑶身上的视线,问道:“母后刚才说的什么?”

    太后一噎,又道:“哀家问你,怎么这么不给淑妃面子?大半夜的叫她回昭纯宫,人家娘家当初可是全力支持你,再怎么样,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嘛!”

    他手抚着温热的茶盏,淡声道:“朕很知恩图报啊,定北侯荣升卫国公,他们女儿入宫,母后也指了妃位,难道还不够照拂他们的面子吗?”

    语罢将茶杯端了起来尝过一口,忽然皱眉看向静瑶,“怎么不甜?”

    静瑶被他冷不丁这样一问,呆愣了一下,赶紧回话道:“茶房大约不知陛下想喝甜茶……奴婢这就叫人重新去煮。”

    语罢想退出殿外,却被他一拦,特意叮嘱道,“你来煮,像昨天那种。”

    静瑶垂应是,去到了茶房里。

    太后问道:“生了病连口味都变了,你自小不爱吃甜,什么时候还非要喝甜茶了?”

    宇文泓唔了一声,“这两天苦药喝多了,自然想喝点甜的调剂口味。”

    太后倒也不反驳,转而问起了其他。

    ~~

    静瑶颇感无奈,上辈子当惯了主子,现在却成了什么事都得做的碎催,更衣也就算了,煮茶竟然也成了她的份内事,她心里抱怨几句,但总归圣命难为,只得照昨天的法子煮姜茶。

    茶房里倒闲适,她一边动手,春梅一边在旁悄悄跟她道,“陛下今日好奇怪,平素根本不爱吃甜的,今日怎么这么挑拣起来?”

    静瑶手上动作未停,努嘴示意她噤声,压低声音道:“忘了上回的教训了?当心祸从口出。”

    春梅只好收住嘴,把注意力放在她的动作上,看了一会儿,好奇问道,“我从前煮姜茶都用滇红,你怎么用祁红?”

    她伸手给小茶炉扇火,慢条斯理的解释说,“滇红香高味浓,确实不错,但祁红更有种独特的甜香,正好可以掩盖生姜的辛辣,所以更适合用来煮姜茶。”

    说着水就滚开了,她稍待一会儿,将茶倒进了茶杯,再调了一点蜂蜜,又跟春梅说,“一点就够了,再多就腻了。”

    春梅又好奇问她,“你怎么晓得陛下不爱喝甜的?”

    她淡淡一笑,“男子大约都不爱甜腻吧。”说着将茶盏放进托盘,小心翼翼的进到了殿中。

    她又规规矩矩的奉上了茶,见他喝过后终于合了心意,这才放了心,退到一边静立。

    太后道:“听闻前阵子京西南路几个地方暴雪,乡民受了冻灾,可怜见的,这冰天雪地,让他们如何过年哪!”

    宇文泓安抚道,“朕已命相邻的滑州汝州开放粮仓支援,受灾各地也已设立粥厂,灾民免除今后三年赋税,应当可以渡过难关。”

    太后点头道,“陛下也尽心了,今早抱病上朝,全然一片为社稷之心,臣子们都看在眼中。”

    宇文泓收敛神色道:“看不看在眼中儿子一点都不在乎,只要他们中能多有几个真心替社稷着想的,儿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这时的他神色语气都极为认真,言谈间分明是一位处处为子民着想的仁君,看不出任何暴君的影子。

    所以静瑶觉得,许多事情并不是表面看来的样子,比如这位皇帝宇文泓,那些关于他冷血暴戾的传闻她倒都没有亲眼看见,她所见到的,倒是他孝顺,仁厚的一面。

    再比如,外界人人称颂的温雅闲王宇文铭……

    就算曾是枕边人,就算曾耳鬓厮磨,那自以为浓情蜜意的三年时光里,她也从未看清过他的真心……哦,他或许根本没有过真心。从头到尾,她与惠王府里的任何妾室都没有区别,只是随时可供消遣,又随手可以丢弃的东西罢了。

    明澈阳光几乎铺满暖阁的大半边,却照不到立在一旁的她。

    静瑶看着地砖上菱花窗的影子,觉得胸腔里的那颗心也多半如那华丽的影子一样,破碎成一片一片,难以拼凑,溃不成形……

    她失神了,眼睛里满是哀伤。

    隔得不远,所以他瞧得很清楚。

    他有些好奇,她在想什么?什么事会叫她如此黯然?

    太后不动声色的瞧着眼前的这两个人,一个怔怔望着地面,一个不错眼珠的看着,她并不知静瑶心里在想些什么,但皇帝的心思,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太后心里直念叨老天爷。这可是她第一次看见儿子对女子流露出这样的眼神,神明保佑,看来终于有能看上眼的了……太后觉得,苦苦期盼的小皇孙大约终于指日可待了!

    虽然李妙淳的身份委实低了些,但目前大约没有挑选的余地,无论如何,先有皇嗣,能堵住悠悠众口再说吧!

    太后心中舒缓了许多,轻咳了一声,就见静瑶瞬间回神,马上肃正了神色,而皇帝,大约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收回视线,继续装模作样的喝茶。

    太后和颜对皇帝道:“晌午的药喝过了吗?小厨房这会儿该做点心了,哀家叫她们备些糖蒸酥酪、桂花糖蒸栗粉糕什么的,正好给你去去苦味,哦,早膳时哀家尝着百合不错,给你做个百合金瓜盏,也是清淡香甜的菜式。”

    宇文泓淡笑一笑,神色有几分慵懒,“御书房还搁着几件折子,儿子得过去了,茶点母后自己用罢……儿子倒想问母后要几盆花,不知可以吗?”

    太后愣了愣,“什么?花?”

    宇文泓嗯了一声,“寝殿中都是药味,都追到梦里去了,儿子记得上回来,闻到茶花的香味不错,母后可以送儿子几盆吗?”

    太后下意识看了看静瑶,含笑道:“怎么不可以,哀家岂是小气的人不成?”当即吩咐道:“妙淳,等会务必挑选几盆好的,给陛下送过去。”

    静瑶乖乖应了是,心里头无奈,这就是碎催的命,看吧,更衣煮茶也就算了,跑腿也得她来。

    用她自然是信得过她,但这也叫她隐约觉得不太妙,照这个态势展下去,她出宫的愿望还能不能顺利实现呢?

    不妙归不妙,她想有命活到出宫,就必须照主子的话做。好在她不必亲自动手,从福宁宫挑了几名小太监搬着花,自己在前面领路就是了。

    今上亲自开了金口,自然耽误不得,御驾离开不久,她就领着人出了门,约莫两盏茶的功夫过后,一行人就到了乾明宫。

    副总管福寿已经听福鼎交代过,亲自引着人往里面走,御书房是禁地,且此时也正有大臣面见陛下,他们自然是进不去的,福寿便把人引到了寝殿里。这花既是熏香用,摆放还是有些讲究的,静瑶粗粗打量一下殿中,叫人避开风口,按照合适的位置一一摆放好。

    从前是王府侧妃,并不是没进过宫,现今她是一名宫女,更是日夜生活在这里,但两辈子加起来,这也是她第一次踏足君王起居的地方,说心里毫无波澜是不可能的。

    唔,这里与太后的福宁宫不同,一看就是男人生活的地方,庄重冷峻的布置,处处彰显皇权的至高无上,就连那张拔步床上繁琐的雕花,都能在无形中给人压力。

    她不敢逗留,将花布置好后便要告退,哪知却被福寿拦住了。

    福寿笑眯眯的问,“敢问您可是妙淳姑姑?”

    福寿好歹是乾明宫二总管,在宫人中素来颐指气使的主儿,这么客气可是鲜少见的,静瑶礼貌回应,“总管客气了,我正是李妙淳,请问您有何指教?”

    福寿继续笑道:“不敢当不敢当,就是有桩要紧的事想麻烦您,您可还记得那盆天雨流芳?”

    静瑶稍稍一愣,很快就想了起来,点头道,“记得,上回挪到乾明宫来了。”

    “正是。”福寿赶忙点头,“您记着就太好了,听我们大总管说,当时那花是您给救活的,你一定也晓得,这花儿有多娇贵,眼看回来一个月了,头些日子还好,但最近这几天又似乎不太行了,咱们笨手笨脚的也不会伺候,想烦劳您去看看,不知您得不得空?”

    原来是这事,静瑶点头道:“您客气了,就请前面带路吧。”

    早听福鼎听过李妙淳的大名,今日亲眼一见,福寿才知道原来这位美人除过艳压后宫群芳,脾气还特别好,一边给她带路一边夸,“您真是爽快人!不瞒您说,这花是云南那位段二王子赠与陛下的,陛下睹物思人,很是爱惜,特意了话叫咱们好好照顾,但是这花娇贵,咱们实在无法了,幸亏今天遇见您……”

    静瑶不敢给他打包票,只得道:“您言重了,我其实也是个笨人,养花的事也是瞎猫碰见死耗子,哪里有什么真本事……”

    说话间很快就到了花跟前,正是御书房与寝殿相连接的地方,静瑶瞧了瞧花的位置,又看了看花盆里面,这才明白过来,跟福寿解释道:“大约是水少了,光照也有些不足,您给换个半阳的地方,记得每两天淋一次水,一定要淋透,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

    福寿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好,就照您说的办。”

    静瑶见花叶尖有些许枯黄,又道:“您这有花剪吗?或是普通剪刀也可以,我帮您修一修叶片。”

    “有有,您稍等,”福寿应了下来,立刻回身去取,静瑶趁等他的功夫,伸手抚了抚花细长的枝叶。

    须臾,忽然听见有脚步声临近,却在她背后不远的地方停留下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满是迟疑的响起。

    “……静瑶?”

    她觉得自己飘飘荡荡的去了一个地方,身轻如柳絮,而四周是一片虚无,昏暗无边,唯有头顶有处亮光。

    她在黑暗中待了太久,本能的想向那光亮靠进,费尽力气后,终于攀到了光亮的边缘,却随之一阵头晕目眩,伴随突如其来的巨大吸力,她重新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絮絮叨叨的说话声。

    “师傅,您瞧这丫头还行吗?这都一天了,怎么一直也不见醒?”

    “那不是还喘气儿吗?兴许还有救呢!再等等吧,就这么去了,可惜了这幅样貌。”

    “哎,就是,谁能想到这雨花阁小小佛堂,竟然还能有这样的人物……”

    “嗯,先别在这处废话了,去问问物件都清点好了没?查清楚损失,好向上头回话。”

    “好嘞。”

    ……

    意识一点一点回来,静瑶有些奇怪,这些说话的人是谁?他们又在说些什么?雨花阁佛堂又是哪里?

    她努力抬起沉重的眼皮,迟钝的转动眼珠,只见到暗黄的屋顶,并没有什么人,方才说话的两个人已经似乎也不在这了。

    她应该躺了很久了,腰背酸困的难受,尝试着想坐起身来,却不小心碰到了手边的什么东西,一下摔到地上,出一声脆响。

    动静终于引来了其他人,只听一阵匆匆脚步声,一位圆脸少女伸头来看她,见她睁开了眼,忽然喜出望外,喊道,“醒了醒了,阿淳醒了!”

    清脆的声音刺痛了耳膜,她微微蹙了蹙眉,阿淳……阿淳是谁?

    她正疑惑着,眼前又出现了两个面孔,都是男人,穿着宫制圆领袍子,一个年轻些,一个稍上了些年纪,但面上俱都光洁无须。

    两人低头瞧了瞧她,年轻的顿时眼睛一亮,“哟,还真醒了,真是命大啊!”

    年长的那个则呵呵笑了两声,“醒了就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又转头跟那圆脸的姑娘道,“方才前面已经查点清楚了,现在人也醒了,咱家就可回去复命了。此番佛堂失火,所幸并未伤及无辜,太后她老人家也可宽一宽心了。”说着甩了甩拂尘,眼看就要迈步子。

    圆脸的少女赶紧把人一拦,急着问道,“左总管,阿淳昏睡了一整天到现在才醒,好歹也是被烟熏了,不知会不会留下什么病症,还是该找御医来瞧瞧吧?”

    那被唤左总管的人倒真把身子一顿,转回头来看看躺着的她,问道,“自己叫什么,还记得吗?”

    静瑶也正想问问这是什么地方,哪知张了张嘴,才现自己似乎不出声音了,她有点儿着急,使了使劲,一个“我”字只了个气音,沙哑无比不说,嗓子火急火燎的疼,吓得她赶忙闭上了嘴。

    年轻的男人一愣,问那个圆脸少女,“她是个哑巴?”

    圆脸姑娘女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柳眉倒竖,微有些生气,“阿淳怎么会是哑巴呢?她歌唱的可好听了。”

    左总管拿拂尘的木把戳戳徒弟的脑袋,“糊涂!好歹是惠侍,怎么可能是个哑巴?这一看就是叫烟熏坏嗓子了。”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