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若不是你长得美 > 章节目录 6第61章 萧婳篇2
    第六十一章

    萧婳的脸红的发烫,她张了张嘴,却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这梨花香,和她母妃一样,都是天生的呀。

    沈越拿鼻子继续蹭着她的脖颈。

    一下一下。

    一下重,一下轻。

    萧婳被他蹭地实在受不了,一边躲,一边磕磕绊绊道:“天天生的”

    她没成想,这样一句实话,倒是引来了身后那人阵阵的低笑。

    笑声刚停,沈越张嘴咬了小公主一口,那力道很轻,很轻,轻到萧婳觉得他就是在亲她。

    “这下,朕是信了,嗯”

    他这尾音,明显带了笑意,让小公主不禁更紧张了。

    这人,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呢?

    小公主与沈越本就同骑着一匹马,他环着她的姿势,就像是特意将她抱在怀里一样。

    沈越突然双腿夹了一下马腹,随即一路狂奔,一直奔上了暮江山的断崖头。

    到了这断崖头,小公主吃惊地瞪圆了双眼。

    萧婳从没见过这样的景致,她不由自主地伸出了双手,那姿势,就好像在摸天上的云彩。

    夕阳西下,霞光万道,哪怕这山谷有风,萧婳依旧觉得暖洋洋。

    这没见过世面的公主,一辈子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景致。

    她突然想谢谢他愿意来带她过来

    萧婳转过头去看他。

    他的目光温柔,眼角带笑,确实是个令人动心的翩翩公子

    小公主身上大红色的嫁衣,因着一路奔波。两旁边的丝带,已经松了开来。镶金珐琅彩的凤冠和金钗也都已经彻底倾斜。

    原本,该是滑稽的

    可这笑容太美,终究是未显狼狈。

    沈越抬手将这凤冠金钗系数扔到了地上,萧婳的长发就在这暮江山的山顶飘飘摇摇。

    她眼里有笑,有惊,有爱慕。

    沈越看得眼热,他双手捧住了她的脸,一下就吻了上去。

    他吻得重,萧婳不敢动,毕竟这后面就是万丈深渊

    沈越看她身体僵硬,心里如明镜一般地知道她在怕。

    他勾了勾嘴角,不但没停,反而变得更大胆了。

    他轻轻点点地吸着她的软唇,弄出了阵阵“啧啧”的暧昧之声。

    他一双手顺着那松弛地丝带处,无所顾忌地就探了进去。

    他大胆地在她身上来来回回地抚摸,摸到那动情处,他低笑着问她,“告诉朕,你叫什么?”

    萧婳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整个变得惊慌失措。

    她磕磕绊绊道:“萧萧婳。”

    沈越轻皱了一下眉头,但转瞬又松开了。

    他一边捏着她的细腰,一边道:“婳婳,婳婳。”

    身后的风呼啸而过,萧婳面前坏男人的手却没停。

    小公主躺在了马背上,她既不敢回头看着身后危险的山崖,也不敢转头看着面前这个危险的帝王,她抬起脖颈,眼睛雾蒙蒙地望着天边的七彩祥云

    她不知,她的未来呀,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小公主的道行实在是太浅了,沈越三下两下就将她收拾地软在了他自己怀中。

    等小公主恢复清醒时候,天色已暗,她已入了晋城。

    晋城,就是南疆的皇城。

    她偷偷地抬头看了看身后的人,见他刚好又与自己对视上,尴尬地又红了满脸。

    回忆在她脑海里,呼啸盘旋,她闭了闭眼,实在不敢相信,她刚刚都做了什么的。

    小公主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礼义廉耻之心,都落在了东央没拿过来。

    她以为他会打趣自己的,但是他没有。

    他与刚刚截然不同,一路上一句话都未说。

    萧婳惴惴不安,她不知是不是她哪里做的不好从而让他生了厌倦之心?

    他不语,她就觉得这一路更是难熬。

    入了宫,自然就下了马,她不知这是哪,都该怎么走,于是她六神无主地盯着他瞧。

    这时,他招手唤了个公公过来。

    这公公倒是与东央的公公极为相似,长的瘦瘦小小,白白净净。

    “奴才见过陛下,见过公主。”

    沈越瞥了一眼在一旁整理衣裳的公主,低声朝着她道:“你跟着他走,他会带你去月宫,朕还有折子要看,先走了。”

    一经提醒,萧婳立即反应过来,这人同父皇一样,都是一国之君。

    皇帝都该是很忙的。

    她还是知道自己的本分的,没有恃宠而骄,立即对沈越福了身子,轻轻道:“恭送陛下。”

    一路上,她一直在听这小太监给自己介绍着南疆的皇室。

    上一代的南疆皇帝有十六个儿子,而沈越,便是最小的那个十六皇子。听到这,萧婳没忍住在心里嘟囔了一句,没想到,上一代的南疆皇帝竟然比她父皇的还多

    不过让她惊讶的是,十六个皇子,他是如何登基的?

    小公公也无心瞒她,直接说道:“太上皇以前说过,谁拿下东央的邠洲,这皇位就是谁的。”

    听完这话,萧婳心里有点儿难过,不过又有些庆幸。

    还好他没有继续北上,要不然,她不就是亡国公主了么?

    不,国都亡了,又怎会有她?

    小公主抬头望了望这皇宫内院的天,依旧是有些污浊的深蓝色,没有星星,没有光。

    也许今天便是她的一场梦,无论是东央,还是南疆,她终究还是得被困在这皇宫内院里。

    她入住月宫,月宫是历代南疆皇后的住处。

    除此之外还有五曜宫,七曜宫,九曜宫,十曜宫和十一曜宫。这皆是以南疆人崇拜的“天有五星,地有五行”一说而命名的。

    不过这”天有五星“,实则还有个其他的含义,就是“星星”可以有很多,但“月亮”只能有一个。

    皇后入驻月宫,其余的嫔妃皆是在这五宫内。

    无论是东央还是南疆,平常女子都不可能会生出男子就该有一妻的想法。

    但这平常的女子,明显不包括小公主。

    因为小公主原本就是要招驸马的,她连驸马爷的人选都有了

    眼看着到了月宫,萧婳叹了一口气,“敢问公公,其余那些宫里大致,有多少人。”

    公公躬着身子,颔首一笑,“回公主殿下,剩下这宫里只有三位娘娘。”

    萧婳下意识地咬了咬唇,还是没忍住含上了泪珠。她对小公公匆匆道了句谢,转身就跑进了月宫。

    萧婳刚进屋,就看到知一着急地扑了上来。

    “公主您可算回来了可,您的头饰呢?这衣裳衣裳怎么也”

    萧婳目光一直在打量着这屋内的陈设,这不是她的家,这不是她的家啊。

    哪怕父皇对她不理不睬,可是她在东央还有哥哥,有哥哥在,从来没有人敢欺负她

    想着想着,小公主就不出声音了。

    知一打小就在萧婳身边伺候着,向来知道小公主的脾气秉性。

    这般样子,八成是受了委屈。

    “知一,他有三位嫔妃了。”

    知一看着小公主,立即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以为公主是吃味了。

    “公主,您这不是下降给徐大人,您这是成了南疆的皇后”

    小公主立马捂住了知一的嘴,比了个“嘘”的姿势。

    “知一,你以后再不可在我面前提徐进,我和他已经再无可能了。不过你说的对,我现在贵为南疆的皇后,自然得看开些。”

    说着,小公主又拉起了知一的手,缓缓道:“知一,我可不能给父皇和哥哥添乱。以后我就还像以前一样,在这宫里和你比着做女红,然后,真心对他和其余三位三位姐妹好就是了。”

    小公主向来懂事,但是知一听着这话,却是怎么听怎么心酸。

    知一忍不住道:“公主身份最贵,又有倾国之姿,只要您抓住陛下的心,大可不必在乎那些旁人。”

    小公主摇了摇头,去捏了捏知一的脸,“知一,我既然贵为东央的公主,便永远不会做出争宠这些事,我乃是东央与南疆的纽带,我必须遵守我的本分。”

    知一递给萧婳一个刚热好的手炉,接着微笑道:“我们公主福慧双修,定是谁看了都喜欢。”

    小公主的脸红红的,她又想起了今日的那些事。她既已来了南疆,便要努力和他好好过,虽然这人有寡人之疾,但好在长得英俊潇洒,风度翩翩。

    不像她原想的那样,是个大鼻子,红脸蛋,满脸都是毛,还虎背熊腰的粗汉。

    没过一会儿,小公主就睡下了。

    小公主睡下后,知一在一旁准备着明日大婚要用的服饰,首饰,每挑选一个出来,她就在心里念一句,吉祥话。

    永结同心,百年好合。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