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狂九天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玄冥神剑剑?
    阿龙的脸上依旧是带着一抹淡然的笑,似乎在他的这句话里已经能够说明一切,甚至是已经表明此刻他的态度。

    他此时心中也是好笑。

    这玄冥老祖其实就是一个翻版的而已,甚至是连翻版的都算不上,也算不上什么厉害的人物最多也是就会一个三流货色。

    不过,他倒是对此人手上的这柄剑是极为感兴趣。

    阿龙的心里很清楚能够拥有这样的剑也不是一个很简单的人,或者说此人在玄冥一派至少也是有些分量,至于是不是玄冥天尊他是完全可以断定此人并非是,只是一个复制品而已,就连玄冥天尊身上的一些特征都不曾有。

    之前的那些障眼法咋阿龙的眼里其实都是一些小儿科。

    他是谁啊?

    他乃是这九天之上都要畏惧的龙族啊?

    古老的龙族传说那不是一个能让一些凡夫俗子清楚地。

    阿龙想到这里的时候脸上也是一阵淡然的笑,似乎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狐疑,但是目光凝注眼前这个‘玄冥老祖’他真的很想笑。

    因为他心里一直都很清楚。

    玄冥天尊那是什么样的存在。

    他甚至是能够隔空就能体会到那人的危险。

    然而,在阿龙此时的眼眸子里依旧是带着淡然的笑,道:“玄冥老祖,或许还有一条可以保住你的命,或许这样倒是可以让你起死回生,或者是说捡回一条命,只是这就要看你是不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了。”

    他的脸上依旧带着一抹淡然的笑。

    “当然你可以拒绝!”

    “我从来不会逼迫一个人做出任何的回应,因为这样很不理智。”

    阿龙的脸上闪过一抹淡淡的笑。

    玄冥老祖此时脸上神色已经阴沉到极致,他的心里一直在骂眼前这小屁孩人小鬼大,这明明就是在威逼利诱,现在却是在这里大发厥词,说啥我不威逼你,我是个好人,这简直就是无耻之徒。

    但是,在玄冥的心里一直这么想。

    他再怎么样也是不敢说出口,这话一说出口总会给自己带来无妄之灾。

    阿龙见玄冥老祖似乎不打算回应他。

    他也懒得去管,只是已经大刀马架势坐在椅子上,脸上依旧带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似乎对玄冥老祖的这些举动皆是历历在目。

    在阿龙的心里这些都是小儿科。

    他清楚地知道这种人最重要的不是杀了他,而是要打击他的信心,只要将他心中最后的那一点点的信念击垮,一切也就水到渠成,得来全不费工夫。

    阿龙的目光里带着一抹笑。

    他似有似无的瞥向玄冥老祖手上的那柄剑,他的心里也是一动,这柄剑就是玄冥老祖的依仗,也是他此刻心中唯一的信念。

    阿龙咧嘴笑道:“玄冥老祖你知道远水解不了近渴的这个道理吧?”

    他的脸上带着笑。

    玄冥老祖被他的目光这么一扫脸上神色微微紧凝。

    因为他在阿龙这目光里感知到了一丝丝的危险,那是一种寒意,杀气。

    他是一个在战场经历过磨砺的人,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自然是知道那眼神意味着啥,更是知道在这眼神的背后这小孩不会直接杀掉自己,而是有了一些不为人知的计划,而且这个计划是很残酷。

    玄冥老祖太清楚,太明白。

    因为他之前也是有过这样的表情,接下来那些人的下场机会很惨烈,还有就是这种气势除了在他师尊那里有过这感觉,那是生杀的气势,所以直到此时他才明白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怎样的人。

    然而,这玄冥老祖素来就是一个有依仗的人。

    他心里虽然很震惊,但是脸上依旧保持镇定。

    “杀了我对你没啥好处!”

    “你要想清楚,这毕竟是一件不划算的事情。”

    “我师尊一定会找到你,将你斩杀!”

    玄冥老祖的脸上依旧是带着一抹冷笑,他此时已经祭出了心中的挡箭牌,他甚至是有些慌不择言的味道。

    “哦?是吗?”

    “你觉得我会害怕吗?”

    “因此你的这条命就该给你吗?”

    阿龙的脸上依旧是带着冷意。

    他的目光瞥向玄冥老祖手上的玄冥神剑,随后便是一阵大笑道:“哎,还真是暴殄天物,这么好的东西竟然落在了你这种下三滥的手上。”

    阿龙的心里也是很清楚此时在玄冥老祖手上的这柄剑是‘玄冥神剑’。

    但是,他虽然知道是。

    可是依旧是一个翻版的玄冥神剑。

    阿龙的脸上带着一抹淡然的笑道:“你拿着这柄剑就像是一个农夫拿着一柄绝世好剑,但是只能望洋兴叹,觉得这玩意儿很稀奇,但是究竟啥用处,大概就只能用来观赏而已,再也不知道其他的啥用途。”

    他的话说的很慢。

    然而,这些话落在玄冥老祖的耳朵里就变得极为冷,宛如是从北极北极冰原上吹来的寒风,然后在人的脊背蔓延全身。

    玄冥老祖的脸上此时已经冰冷到了极致。

    他被眼前这个小孩给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他之前被这小子莫名其妙的就给控制了,现在忽然又被这小子给莫名其妙的在这里数落。

    玄冥老祖虽然是知道心中不能生气。

    可是他忍了又忍,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不然他还真的会一口老血喷出来,到时候被眼前这小子给活活的气死了。

    他的脸上此时也是一阵冷沉.

    “小子,你很狂妄。”

    “你知道在我面前狂妄的人都死了吗?”

    “他们甚至只能在阎王爷那里去告我的状。”

    玄冥老祖此时面目狰狞,最后露出一丝狞笑。

    他现在已经被这个阿龙给气得吹胡子瞪眼静了,他没有胡子,所以只能干瞪眼睛了。

    阿龙此时也是一阵苦笑。

    玄冥老祖见到竟然笑了。

    他觉得这小子就是看不起他,这简直就是在嘲笑他。

    此时的他哪里还能够再忍受。

    他立即便是暴喝一声,道:“你这个竖子,我定要那你的人头,鲜血祭奠我死去的弟兄,我绝对不能与你善罢甘休。”

    阿龙既然已经知道这厮竟是这般的愚蠢。

    他随即在脸上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

    似乎过了很久。

    阿龙没有再说话,面色冷沉道:“蠢货。”

    他的这句话无疑是给玄冥老祖狠狠的一巴掌。

    站在不远处的玄冥老祖是何等的耳力,他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脸上是一阵白一阵青,不知道该说些啥。

    被这句话给气得是一阵郁闷。

    他最后嘴中憋出一句,道:“你找死。”

    玄冥老祖的脸上极冷,手上不断掐着法诀,但见一阵阵的光芒在四周环绕,手上的玄冥神剑赫然在这法诀下剑身暴涨。

    竟是在几个呼吸间已经有几丈长。

    这倒是让阿龙脸上的神色微微一怔。

    玄冥老祖脸上带着狞笑道:“看你如何躲得过我这一剑?”

    阿龙此时的面色也是微微一阵凝注。

    他见这剑竟是这样的花俏。

    刚开始的时候,他的心里也是微微一阵冷沉,对这也是有些惧怕,但是多看几眼以后就觉得有些好笑。

    因为他忽然发现这些都是一些小把戏,根本就山不得台面,只是在气势上看起来很花俏,在行家的眼里也就是花拳绣腿,入不得法眼。

    阿龙知道这一切以后脸上便是一阵苦笑。

    他实在是不明白这玄冥老祖也真是狂妄的可以,竟然拿着如此华而不实的东西来糊弄一个真正的龙族,这要是传出去一定会是一件让人津津乐道的大事件。

    阿龙根本看都不看一眼,直接鼻孔朝天,冷嗤一声,道:“蠢货。”

    他的话落下。

    这时候无疑是一颗定时炸当。

    果然,这话一出玄冥老祖脸色煞白,暴喝一声,道:“去死吧。”

    他的话说的是咬牙切齿,此时此刻他就想要将这小孩生吞活剥。

    玄冥老祖自然是知道自己的这‘玄冥神剑’的厉害,这是师尊给他的护身符,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能拿出来。

    他之所以能够破除阿龙的束缚也是得意与这柄剑。

    其实在那之前阿龙就已经注意到这柄剑其实也是个赝品,真的玄冥神剑怎么可能会在这种根基极浅之人的手中。

    后来他在不断观察。

    他忽然发现在在剑上确实是有些猫腻,而且是经过了高人在这柄剑上篆刻了一些符文在上边,在阿龙看来都是一些障眼法,无非就是为了保命的一些符咒和护身的符咒而已,但是他也知道这些符咒也不能小看,能够炼制这些东西的人也是屈指可数,当然除了他们龙族本来就会。

    玄冥老祖的剑已经刺向阿龙的太阳穴。

    阿龙随即便避开。

    玄冥老祖每次出手都是直取命脉,狠毒的人。

    阿龙让了几次,脸上随即便是露出一抹淡淡的笑道:“你一心杀我,我怎能留你在这世间呢?”

    他的眉间微微一阵紧蹙。

    他的身形忽然就不动了。

    似乎他想要硬碰硬与玄冥老祖这剑来分个高下。

    玄冥老祖见此,脸上狞笑,道:“求之不得。”

    阿龙脸上也是一阵笑。

    他的手忽然化作拳头狠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在玄冥神剑上。

    “轰隆……”

    几声以后,玄冥神剑崩裂。

    玄冥老祖倒飞出去,他的脸上露出惊骇,恐惧。

    “怎……怎么可能?”

    玄冥老祖说出一句随后喷出一大口血,气绝身亡。

    阿龙的目光凝注已经气绝身亡,散落一地的废铁,冷嗤,道:“你还真以为是玄冥神剑啊?”

    (本章完)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