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 > 章节目录 第39第4章 意外之喜
    第二天,洛青鸾带着一摞书,在太监的带领下,在暖阁见到了东宛帝。只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竟然看到了萧宇祁也在旁边。

    朝洛青鸾投来一个无奈的笑容,萧宇祁起身朝她拱了拱手:“洛姑娘。”

    “太子殿下,原来你也在。”洛青鸾微微一欠身,已经明白了什么。

    难怪她昨天就觉得东宛帝的神情有些古怪,原来是萧宇祁将他们之间的事说出去的。既然这样,看来东宛帝昨天就已经确认她的身份了。等到宫里又给洛青鸾奉上了茶,退下之后,东宛帝才看着洛青鸾,笑的意为深长。

    “没想到楚王妃竟然来到了东莞,朕倒是有些怠慢了。”东宛帝直接挑明,但对洛青鸾的态度表现的客气又加。从这点可以看出,想来看在楚王纳兰夜的面子上,既然洛青鸾是纳兰夜的王妃,那么作为来使,东宛帝自然应该对洛青鸾客客气气。

    既然已经被挑明,洛青鸾也就不再隐瞒身份:“见过陛下。”

    洛青鸾施施然道:“陛下想来也应该知道西楚目前情况,请恕我隐瞒身份,这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哪里哪里。”东宛帝半点没有见怪,脸上带着平和的笑容,“楚王妃能够来到东宛,朕平时是请都请不来的,怎么会怪罪呢?就拿凝玉来说吧,如果不是楚王妃,凝玉这丫头想来也是做不出那些事的。这丫头,平时一向被宠坏了,难得昨天她为了母后的事,准备了这么一出戏,倒是有几分懂事了的模样。”

    洛青鸾微微一笑,多少也要说两句箫凝玉的好话:“公主天真浪漫,没什么心机,所以才跟着我一起胡闹。陛下,难道不怪我带坏公主殿下?毕竟唱戏这些事,和公主的身份有些不般配。”

    “朕若是太讲究这些繁文缛节,今天有何必和楚王妃说这么多呢?”东莞帝笑了起来,“何况朕还希望楚王妃能够方正调养一下身体呢,宇祁这孩子在朕面前很是夸你啊。”

    东宛帝这么一说,萧玉祁到闹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按身份来说,他和东宛帝乃父子关系,而东宛帝现在用来使礼节看待洛青鸾,这么说来,他和洛青鸾之间岂不是平白低了一辈?

    总算萧宇祁心态不错,按下这些不自在的感觉,他冲着洛青鸾道:“洛姑娘,是我对父皇说了你的身份……”

    东宛帝立马打断他的话:“楚王妃,你不要怪宇祁,朕要问他什么话,他难道敢不说吗?”

    看着萧语气一脸无奈的样子,洛青鸾自然知道萧玉祁不是故意泄露的,毕竟整个东宛都在东宛帝的掌控之下,如果他察觉了什么蛛丝马迹,想要知道什么,纵然萧宇祁身为太子又怎么可能有胆子隐瞒呢?

    洛青鸾自然是不怪他的:“太子殿下不用介意,原本就是我的原因,所以才瞒着陛下。就当是我赔罪好了,陛下的身体,我一定会调养好的。”

    说起这一点,萧宇祁立马道:“那真是感谢洛姑娘了。”

    这也是东宛帝要见洛青鸾的目的之一,昨天看了她显露出来的医术,东宛帝也甚觉惊讶,寻遍太医医院那么多太医,可也没有找到有像洛青鸾这种医术的。

    “朕这身子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东宛帝有些感慨起来:“毕竟年纪大了,岁月不饶人哪,那就有劳楚王妃了。”

    昨天就已经给东宛帝把过脉了,洛青鸾已经心中有数,只是为了做到万无一失,洛青鸾又再次给东宛帝检查了一遍,然后才写了一个方子。

    “陛下,这副方子上的药照着吃半个月,每日一碗也就可以了。从今天开始,我再给陛下行针一次,只需要九天,此后陛下的陈疾就会痊愈。但陛下要谨记,日后要注意保养身体,切记劳心劳力,特别是情绪过度,这样才有益延年益寿。”

    将药方拿给太监去抓药熬药,洛青鸾又拿出早就备好的银针,开始给东宛帝扎针。当第一根银针刺入东宛帝的手腕之中,他只觉得一股若隐若现热气从心体内冒出,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疼痛。

    等到第三针挣扎入体内的时候,东宛帝觉得那股热气越发强烈,整个身体都暖洋洋的,很是舒服。想起以前的太医给自己行针的时候,从来没有这般明显的感觉,东宛帝很是佩服:“楚王妃果然好医术。”

    洛青鸾淡淡一笑:“多谢陛下夸奖。”

    一边说,她一边不徐不急的继续行针。一旁的萧玉祁看得很是感慨,也只有像洛青鸾这般有能力的女子,才会见了他父皇依然神色自如。

    半个时辰之后,洛青鸾启出银针:“陛下现在感觉如何?”

    东宛帝略一体会身上的感觉,浑身轻松畅快,心口处本来若有若无的痛楚感觉果然已经消失了。这一下,他终于彻底相信洛青鸾的能力:“难怪楚王为了楚王妃,能够不惧和西楚帝决裂,只怕这世上也只有楚王妃这般女子,才能和楚王般配。”

    “陛下过过奖了。”并没有因为东宛帝的夸奖而欣喜,洛青鸾不欲多谈西楚的事,依旧神色如常,“今天是第一次治疗,之后每天我会再进宫,给陛下行针一次。”

    站起身来,东宛帝伸了一个懒腰,浑身的骨节仿佛都在噼里啪啦作响,顿觉一阵畅快,真好久没有如此舒服了。

    “楚王妃,朕应该如何感谢你呢?”东宛帝笑道。

    一国之君的感谢,如果换了其他人,不是欣喜若狂就是假意推辞,或者诚惶诚恐,而洛青鸾却仿佛早就有预料,微微一笑,说道:“陛下既然早就有决定了,那有何必逗我呢。”

    “果然瞒不过楚王妃。”东宛帝重新坐下,看着萧宇祁道:“皇儿,你来说吧。”

    “父皇的意思是,既然洛姑娘辛苦写了白蛇传的故事,自然是想要有所收获,父皇是想帮洛姑娘推荐一下,想来会有不错的效果。”

    竟然能够得到东宛帝这样的承诺,洛青鸾倒有些惊喜了。原本她只以为东宛帝会赏赐一些金银珠宝,甚至是,如果他提出想要护送回国,估计也没有问题,但没想到东宛帝直接说出要帮她的新故事宣传,这才是有些说道她的心上了。

    “此言当真?”洛青鸾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看着东宛帝。

    “朕岂可言而无信?”

    洛青鸾立即道:“那就多谢陛下了。”

    能够借助东宛帝的手段来开展自己的生意,只怕除了洛青鸾,还没有别的人能够享有这般殊荣。等到洛青鸾又去给魏皇后复诊之后,出了皇宫,还有些觉得不可思议。

    但她也能够明白东宛帝此举,不过是在向纳兰夜示好罢了,毕竟现在的纳兰夜可算是喜怒无常,而且有战功赫赫,骁勇善战。纵然是东宛帝这样的一国之君,也不愿意贸贸然得罪了他。

    既然如此,难得有个示好的机会,直接就送给洛青鸾了。

    当天下午,洛青鸾就去了百味书斋一趟,告诉姜炳文可以将所有的存书都取出来销售,并且说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生意上门。

    姜炳文和姜云海父子都还有些半信半疑的样子,但很快就明白了洛青鸾说的‘生意上门’是什么意思。

    既然是东莞皇帝的承诺,自然手下人也半点不敢怠慢。不过才两个时辰,就有礼部的官员直接上门找到江丙文,订购了两千套白蛇传,并且当场就付了定金。

    直到人走了之后,姜炳文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礼部官员竟然会来他的书斋定这种闲书呢?一时之间,他甚至以为是不是洛青鸾和太子萧宇祁谈了什么。

    洛青鸾知道姜炳文素来不喜欢利用关系做生意,性格也古板耿直,只说昨日他和公主殿下去了宫里将白蛇传改编成戏文,给后宫一众嫔妃演了一次,而大受好评。估计这次礼部的官员来订书,是拿给这些后宫嫔妃无聊们看的吧。

    虽然有些还想不通,为什么礼部官员速度如此快,但江炳文也被洛青鸾的手段惊叹道无以复加。竟然能够想出给嫔妃们演戏的方法来扩大这书的影响力,而能够做到宫里的生意,那可不是王振田开几家分店能够相比的。

    顿时就被这笔大生意欢喜得合不拢嘴,这么快就是五千两银子的定金,姜炳文没想到这些礼部官员不但不给他讲价,反而以十两银子一本的高价拿走。两千本书就是两万两银子,这可是他百味书斋好多年都没有碰到过的大生意了。

    将所有的功劳都归功到洛青鸾上,姜炳文对她连连道谢:“洛姑娘,实在是想不到你为了鄙店的生意如此辛劳,敝人给你行礼了。”

    说完,姜云海也冲着洛青鸾拱手鞠躬。

    洛青鸾连忙扶住两人:“姜老先生,姜公子,用不行如此大礼,我做这些,其实也不过是为自己。江老先生挣钱了,难道我就没有挣钱吗?”

    既然洛青鸾这样说,姜炳文也就不矫情了。接下来的一切时间,整个百味书斋,所有人已经全部动员起来,承接接下来源源不断的生意。不过三天就挣了五万两银子,生意好到直接让盛世书行的王振田惊掉下巴。

    ……

    “什么,百味书斋竟然拿到了宫里的生意?”南宫煜也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王振田一副愁眉深锁的样子,负手来回踱步。他倒不是完全在意‘江湖恩仇录’这一套书的销售,这不过是皮毛罢了。他真正在意的乃是国史的销售权,如今百味书斋竟然后发制人,不知从那里找到了宫里的路子,已经将客户全部拉到他们那里去了。

    难不成,姜炳文那老头,也开始动了太子的门路?

    “宫里的娘娘们,听说最近迷上了他们新推出的什么‘白蛇传’,就连皇后娘娘都很喜欢,整天抱着书看个不停。”也不知王振田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一想到姜炳文不顾廉耻动用太子的关系,更是让他心烦意乱,“若是我们再不想办法,那可真的就功亏一篑了。”

    竟然会出这样的事,南宫煜从来没想到自己投入了十万两银子,居然还会输?

    看来,他要再去百味书斋打听一下消息了。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