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走进修仙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不可接受,必须,接受
    在做完最初的交接之后,王崎就取出了仙籍珮和征天令,想要请两位前辈做个交接确认,完成手续。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焚天候却开始笑而不语,而不准道人跟王崎熟一些,就直接表示“不急不急”。

    王崎确实不很急,但是很莫名其妙。

    第二天,不动法王霍金带着劳德难民离开的时候,王崎将这件事说了。不动法王笑了。他毕竟在征夷司工作数年,对此比较有经验。他笑道:“这却是在说,他们不担不起这个责任。”

    王崎摸着后脑勺,大惑不解:“怎么回事?”

    不动法王脸上微笑,背后却传出机关兽的合成震动音:“你真的想要知道吗?”

    “总觉得‘责任’这个词太令人在意了……”

    不动法王点点头,开口说道:“你知道自己身上的那些传言吗?”

    王崎一愣:“传言……您是说,诅咒?”

    不动法王笑了笑,说道:“虽然一点也不愿因相信,但是,就你的经历来看,这确实是一个很可怕可能性——你所到之处,很有可能寸草不生。”

    王崎愤怒了:“这是赤裸裸的污蔑!这一定是万法门连宗那群孙子编出来吓唬人的!”

    不动法王含笑往上望去。

    那是光的边界交合所形成的阴影椎体。

    里面有一个星球呢。

    “巧合……连续扔三次硬币的事情,能叫注定吗?”王崎快哭了。自己这样一个人,怎么就要蒙受这种不白之冤呢?

    不动法王笑道:“或许?但你也得承认,还有这种可能。既然诅咒有可能是真的,那么焚天候等两位前辈,就得防止另一种可能。只要你还没有离开,这里随时都有可能跳出一只强力仙人。所以,你不离开的话,他们就绝对不会急着去完成交接手续的。”

    王崎怒了:“两个……两个……”

    “看开点,还有以后小心一点。”不动法王如此说道:“我觉得你接下来才是关键啊——下一方天地,你得证明自己了。”

    王崎沉重的点了点头,用手按住胸口:“前辈啊……你们一个二个都这样,搞得我都快信了。”

    “我看你一定是‘有点信了’,只不过说出来很难受。”霍法王道:“承认有这种诅咒,确实很难受啊……”

    王崎叹息:“大数律是‘可知’的根本。如果大数律都可以被破坏,那么……”

    当人们大量重复某一相同的实验的时候,其最后的实验结果可能会稳定在某一数值附近。重复的次数越多,概率就越趋近平均值。就像抛硬币一样,当人们不断地抛,抛个上千次,甚至上万次,他们会发现,正面或者反面向上的次数都会接近一半。

    这就是“世界可知”的基础。

    如果世界连这样的规律都不存在,那么“研究”本身就成为了一种无稽之谈。

    “如果我们可以知道如何破坏大数律,那么就还不算绝望。”不动法王说道:“不过,如果是在五百年前,那光是这个事实就足以让整个人族损失惨重吧?不……如果早在两百年前,我们就发现了心想事成,那么整个逍遥修士都要大量减员。”

    说道这里,他对着王崎抱歉的笑了笑:“啊,当然,我并不是说,任何人都能够在获得那样的资料后活着回来。尽管冯先生只对着我们披露了一部分,但我能够想象,到底还封存了多少——如果全放出来,又有多少人遭受不住。”

    王崎挠了挠头:“我倒是没想这么多。”

    “越是接近新生代的修士,就越是明白我们距离天道的遥远。”不动法王说道:“越是知晓得多,就越是知晓自己不知道的更多——大约到了你这一代,人族差不多就学会了接受这样的事实吧。但是……”

    他又一次摇了摇头。

    王崎则皱起眉。他确实是倾向于“披露真相”的人,或者说,他的直观思维里,不能接受真相的人,便是毫无价值的人。但他也意识到,这里确实不是地球。

    “你知道‘奇异性’这个东西吗?”

    “本就是算学的概念,如何能不懂?”王崎低声道:“无法处理的、毫无意义的事务所具备的性质。”

    “对于宇宙来说……至少对于我们现阶段的、基于相形之道的宇宙观念来说,奇异点是在是一个不可处理的东西。它光是存在,就会导致我们所掌握的‘道’存在破绽。就比如说……它所具有的某些性质可以导致粒子在有限时间内从时空流形中消失对于传统的已掌握的天物流转之理而言,就是一种致命的破绽。”不动法王低声道:“所以,才会有有无境际【事件视界】将之包裹——而如果奇点本身能够对时空造成影响,那么宇宙就会变得……不可知。不可测。因为有无境际将奇异性限制在归墟之内,所以我们才能看到这个有序的、可预测的宇宙。”

    但是,心想事成就能够跨越事件视界的限制,看到宇宙轴心之内所发生的事情——从时空上讲,本应该一直持续到宇宙终末的、天人大圣的结局。

    也就是说,会让一切物理定律失效的力量、会让宇宙变得不可知的力量,并没有被限制在归墟之内——没有被简单的限制在“无”的区域。

    地球上,不会有什么超级文明的超级造物一巴掌扇到全人类的学术基础上。

    但是在神州,所有修士都得学会面对这个事实。

    他们的渺小和无知,在宇宙之中是排的上号的。

    唯有如此,才能生存下去。

    数百年前,在第一次探测到两亿光年外所有天体光谱同步偏向红色、第一次知晓这种将全宇宙卷入其中的宇观灾难时,这就成为了神州的命运。

    人们必须学会接受这种“一巴掌扇在自身根基上”的事情,并思考其中的技巧。

    不完备定理如此,心想老哥的存在也是如此。

    “你要这样想——既然我坚持了很久的观念都被你带回的资料所粉碎了,那么,你接受自己身上真的有某种不幸也没什么,很公平。”不动法王如此分析道。

    王崎快跪了:“唯独这一点我真的不想承认……像我这样的人,怎么能遭受这样的诅咒……”

    “实际上很多人都觉得你和这个诅咒很搭。”机关合成音如此说道。

    王崎抬头,发现不动法王一副“哎呀,心里话被不小心说出来”了的表情,觉得人生一片灰暗。

    不动法王摇了摇头,告辞后登上了自己的星舰“有墟”。

    星舰之后,挂着一连串的舱体。

    “尽管很不愿意承认,但不管怎么说,你与心想事成的对话,势必会改变人族的——虽然现在的我们根本没办法理解心想事成涉及了什么样的技术、揭示了什么样的理论模型,但是,它至少存在一个‘方向’。那就是人族的未来。”不动法王如此叹息。

    王崎从地下带回的那一份数据,冯落衣根本就不敢完全公开。但仅仅是一部分,就让许多人生出了“此生所为皆为无谓”的挫败感。

    幸好,对于长生者来说,再大的命题,也可以用无限的生命去追求。

    ——如果我们只是短寿的凡人,说不定在知晓这一切的时候就会想要自我了断?

    不动法王皱眉,然后自嘲一笑。如果没有踏入仙途,他几乎是绝对活不到现在的。

    在送走不动法王之后,王崎很快振奋起来,将对自己的恶意中伤扔在脑后。

    这个时候,几只黑色的虫子出现在他面前。

    还是有一部分劳德没有选择前往新的家乡,而是希望追随这些仙神们。

    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愿意侍奉拯救自己的大能,以换取一点微薄的指教。

    在这些劳德心目中,这大约就是自己这一族能够兴旺的最大机会了。或许今后劳德就只能作为这一族仙神的眷属存在,但是,不管怎么样,都必定好过在濒死的星球上等死。

    而他们得出的结论就是……“抱大腿”。

    ——那个灭了黄晶恶魔、将我们一族救出地狱的仙神定是和善之人,我们至少也要派出一些有前途的年轻虫去追随他!

    在这样的想法下,包括水岛苍鬼在内的一批人就被选了出来。他们向仙盟提出要求,希望能够追随拯救过自己的“大人物”。

    实际上,仙盟和异族相处的经验非常贫乏,与异族共存的政策更是非常糟糕。

    但是,形势比人强。在这个宇宙,搞排外的很容易死——当全宇宙都崇外就你一个排外,出了事肯定先搞你,就算你是天眷遗族也扛不住啊。

    元族倒施逆行最后被灭掉,才过了一亿几千万年哪?忘啦?被龙族打碎的那几颗歪脖子星,可还劳德疆域看着大家哪!

    所以,如何和异族相处,也就成了一门必须要钻研的学问。

    仙盟也有在这里搞个试点的意思,所以也就同意了。这些劳德将通过在外壳上刻下专门的符篆调节温度、压力、重力、在呼吸腔口贴上含有强酸成分的透气纤维调节大气成分,与人族、毓族一起在他乡混居一段时间。nt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