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明朝一小神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一十九章 一章杨代朱
    “确有此事,听闻那王守仁学术高深,尤善心学,门下弟子也是众多。如今学习心学之人与日俱增,不过多是一些后学晚辈,并不能跟旧学相抗衡。”虽然徐光祚是个武官,但理学和心学之间的矛盾,他也是听说了,据说国子监还下了规定,禁止任何人去学习心学,将其斥为邪门歪道。

    “王守仁,那可是一个人才啊。可惜,不能为我所用。”谈及王阳明,朱厚熜倒是有些感慨,这位可算是大才,纵观整个大明,估计也是独一个,儒学水平很高,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几乎都完成了。

    不过,儒学讲究顺天应命,而他神道就是为了逆反天命的,二者之间是天生的水火不相容。

    徐光祚站在一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倾听着。

    “话倒是扯远了,我们还说说这心学理学之争吧,这理学霸占庙堂的时间太久了,也该挪挪位置了。一会儿你去联系一些钻研心学的学子,就告诉他们一句话便可。”朱厚熜伸了个懒腰,觉得今天的阳光还真舒服。

    “殿下请讲。”徐光祚将自己的身体微微的侧过来一点,小声的问道。

    “三马食槽,一杨代朱。”朱厚熜的眼里露出了一丝精光,声音加重了几分。而徐光祚则是嘴巴微张,心神震动无比。诛心之言,这可是真正的诛心之言呐。

    三马食槽,讲的就是司马家篡了曹魏天下之事,而这一杨代朱,自然不言而喻,是在暗讽杨阁老要对朱家取而代之。

    如果是在寻常时候,这话也不会有多少人会相信。但偏偏杨阁老联合文官不让兴王登基,这总会让人联想到些什么。再者,朱厚熜可是让他去联络心学儒生,那帮钻研心学的人都被打压的厉害,一个个郁郁不得志,如今逮到这个机会,那还不照死里往杨廷和的身上泼脏水啊。

    徐光祚后背有了些凉意,这位兴王殿下还真是妖孽,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就懂得着平衡打压之道,还未登基,就先拉拢了心学之人,如此一来,皇权便可一家独大,皇帝高坐于上,坐山观虎斗,可比历代先帝要厉害许多。

    以前的皇帝,就算是想要维护平衡,也是用锦衣卫和太监作为杀人的刀,而兴王却直接从文官集团的内部开始动手,让其内部自乱,手段要更高一层。

    ……

    “三马食槽,一杨代朱,这话倒是够狠。”方洪在这状元楼倒是常住了下来,每日里出了靠着窗户喝酒,几乎也就没有其他什么事情了。

    而从昨天开始,整个京城内就开始流传着这句话了。一开始也不知道是谁先说的,反正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这事越传越离谱。

    那些理学门人听了这话,当然是要拼命的给杨廷和辩解了,说什么阁老一向忠心为国,温厚纯良,又岂会做这等事情?但被心学门人一句“王莽谦恭未篡时”就给堵了。

    人家王莽在没有篡位之前就差没被称为王圣人了,那又能怎么样?最后还不是篡了汉朝的皇位?你杨廷和是温厚纯良了,但你越是温厚,那就说明你越心怀不轨。

    想要抹黑一个人太容易了,连证据都不需要,只要传的有鼻子有眼的,自然会其他人来凑这个热闹。你越是想要辩解,反倒显得你有鬼。

    再加上,内阁确实是不让兴王登基了,有了这个事情在,杨廷和怎么都说不清。就算你确实是按照礼法来办,但底层的士子和百姓可不管这个,自然是怎么精彩怎么来了。

    “蹬蹬蹬。”方洪正晒着阳光,眯着眼睛看着窗外,状元楼的楼梯再次响了起来,抬头一看,却是杨慎走了上来。

    不过,这位当是意气风发的大才子,此刻却显得有些落寞和愤怒。他落寞的是整个京城都在议论他杨家之事,而他愤怒则是因为兴王,当初他力挺兴王上位,却没想到圣旨下了之后,兴王却变成了这般模样,直接就翻脸不认人了。什么仁君贤帝,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家。

    “怎么样?这场好戏可还精彩?”方洪慢悠悠的喝着酒,在街对面的角落之中,正跪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的头上插着一根草标,边上有个中年人正不住讨好的看着四周,似乎想要让人买走这个女孩。

    “我这是瞎了眼了,先是认识了你,又遇到了兴王,我这辈子的运气,还真是够差的。”杨慎冷声了一笑,心中满是悲凉之色。

    “你遇见了我,怎么能是坏运气呢,我早就跟你说了,兴王并非良主,你又不信我,我杀了他的爪牙,你又来埋怨我,真是好赖不分呐。”方洪摇了摇头,依旧看着外面。那中年人见到没人来买那个小女孩,便气愤的回头,上前就踹了那女孩两脚,口中还骂骂咧咧几句,似乎在说什么“赔钱货”。

    “你这是诡辩,我青林学社,也不过是受到了兴王的蒙蔽,等真相大白,他们自然会背弃兴王,站在公理这一边,你又何必杀人?”杨慎一拍桌子,很是愤怒。

    “哈哈哈,你看你,依旧是那么天真。世上的事情,如果全部这么简单就好了。你知道,最难看透的是什么吗?”方洪将酒杯放下,看到那小女孩被踢了两脚之后眼神中一闪而过的仇恨之色。

    杨慎没有说话,只是在喘着粗气。

    “这世上最难看透的,是人心。你觉得你可以站在公理这一边,但其他人可以么?兴王可以给他们官位权势,你能给他们什么?区区‘公理’二字,还压不住他们野心。”方洪觉得杨慎想法太过于简单,不过,他最喜欢的也是跟简单的人打交道,哪怕对方喊得歇斯底里,也不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杨慎更加的沉默了,他很想反驳些什么,但他做不到。或许,青林学社那些人,他自己比方洪要更加了解。正是因为了解,所以他才张不开口。

    半晌之后,方洪站起了身,蹬蹬蹬的走下了楼梯,朝着街对面走去。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