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活在民国 > 章节目录 喊一百八十四 你师弟喊你回家吃饭!
    光阴似箭,春去秋来,转眼到了1936年的十月。

    这一年末末十岁,而十三岁的钱戴,这几年因为练武的缘故,如今长的越发俊逸,成了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

    在十月底的一天傍晚,李世杰带着一身的疲惫下班回家,一进门刚好就看到从厨房里端菜出来的钱戴。

    看到二师父回家,他忙把手里的才放到餐桌上,一边往李世杰这边走来,钱戴一边跟李世杰问好。

    “二师父您回来了,今日怎么比较晚?”

    李世杰脱下大衣挂在大门背后的衣架上,手里的动作没停,嘴里回答:“嗯,今天医院来了个大人物看诊,所以有些迟,对了末末呢?”

    一面回答着钱戴的话,李世杰一面往洗漱间走,因为四下里看不到自家女儿,李世杰便下意识的问徒弟。

    钱戴闻言无奈的笑笑:“嗨,最近何爷爷不是闲的没事,在咱们弄堂口弄了个小人书摊子么,小师姐见天的就呆在那蹭书看,还发誓说一定要拿个第一。”

    “什么第一?”

    “第一个看完书摊上所有小人书的第一。”钱戴无奈回答,同时还回想着自家小师姐,那信誓旦旦的臭屁模样,不由的好笑出声。

    李世杰见徒弟这么副表情,他也无奈的摇头笑了,自己这闺女,还是一如既往的熊!

    心里想着自家的熊孩子,一边忆起刚刚他下班回家,经过巷子口的时候,发现杂货铺边上的空地都围满了小孩子,他估摸着,难道自家那熊孩子就是在那混呢?

    只是,自己路过的时候,好像也没有见着自家那熊孩子呀?

    心底有疑问,李世杰便道:“那我回来的时候怎么不见她?”

    “呵呵呵,二师父,那书摊子上就那么三四把椅子,百~万\小!说的孩子们又多,咱们小师姐随便往哪个角落里一窝,您回家匆忙,不留心看不见也是正常的。”

    李世杰想想也是,却不知道钱戴在心里吐槽,就自家小师姐那样的活祖宗,依着她那尿性,肯定是自个着霸占着最舒适的椅子,找个舒适的地方蹲着,二师父也留意不到不是?

    摇摇头,钱戴把厨房里剩下的两盘菜端到餐桌上,这才解下了腰上的围裙,对着李世杰道:“二师父您先洗洗,我去喊师姐回家吃饭。”

    弄堂的巷子口,末末大马金刀的霸占了一把靠背椅,就窝在杂货铺外的一个挡风的小夹角,一边嗑瓜子,一边捧着手里的小人书看得起劲。

    时不时的小家伙还抬眼瞄一瞄,身边那些争抢小人书看的小崽子们,不屑的撇撇嘴。

    忽的小人书摊主何爷爷的小孙孙,老远的就看到从巷子里走来的钱戴的身影,忙就朝着角落里的末末喊。

    “末末姐姐,你家师弟喊你回家吃饭了……”那声音高亢流长的,让末末皱眉,不耐烦的瞪了这小崽子一眼。

    被末末瞪了,小家伙心里还特委屈,天色都已经暗下来了,人家明明都要收摊了,可因为有末末这个恐怖的姐姐在,小家伙硬是不敢催。

    结果倒好了,到了饭点他师弟都来喊她回家吃饭了,自己好心通知,反而落了个白眼,他好委屈!

    看着身边这群每天巴不得多延时的混蛋们,一个个都在闷笑不已,何家小孙子郁闷极了,小家伙握爪决定!

    明天,明天!自己一定要让爷爷早点收摊,再也不让末末姐姐拖延自家收摊时间了!

    他就说爷爷的收费不合理,非要按照那半天半天收费的方法,为嘛就不能按本收呢?

    唉,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碰到末末这个姐姐,他也是醉了……

    钱戴走近,看到一边催着小家伙们散了,一边帮爷爷收书的小家伙,上前揉了揉对方的头顶,这才走到末末的专座前喊她。

    “师姐回家吃放了。”

    果然,何家小崽子真没忽悠自己,末末听到熟悉的声音,眼神从小人书上挪开,便看到了钱戴那张欠揍的脸。

    “知道了,知道了,你先去喊我马爹。”

    末末不耐烦的瞪了钱戴一眼,然后跟赶苍蝇似的,忙就挥手打发钱戴离开。

    自己还想把手中的这本书看完呢,她都计划好了,何爷爷书摊上这么多书,抢着百~万\小!说的小崽子们又辣么多,自己不加把劲,可就拿不了第一啦!!

    不行,身为一个高阶异能强者,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低人一头!

    钱戴见末末雷打不动的样子,叹口气,无奈的叮嘱她:“行,那我先去叫大师傅,但是小师姐你不能在这看,你把椅子往那边挪挪,喏,看到没,到杂货铺前头看,那儿有灯光亮堂些。”

    钱戴一边说一边指着杂货铺右边,那光线比较强的地方。

    这会天都暗下来了,小师姐在这样的光线下百~万\小!说,伤了眼睛可怎么办?既然不能改变她的主意,那只能退而求其次的,让她挪一挪高贵的屁股了。

    末末没好气的瞪了钱戴一眼,这才捧着书站了起来,在抬脚移步之前,小腿还踢了踢身边的靠背椅,下巴朝着钱戴扬了扬,钱戴立马会意,上前拎起椅子送到了地方,末末见状这才满意的迈步过去。

    安顿好了活祖宗,钱戴这才从杂货铺边上的楼道上楼,快速跑到三楼的楼梯顶,抬头对着上头的阁楼喊,却怎么也等不来马有龙。

    见到没人从阁楼上下来,钱戴心里估摸着,大师傅肯定是不在家,而弄堂里又看不到他的人影,想必肯定是在对面裕德里于伯伯家吧?

    这么想着,钱戴又匆匆下了楼,快速跑到裕德里。

    裕德里中于家大门前,他也砰砰砰的敲了半天,可这大门却奇异的没有打开。

    钱戴心里就奇怪了,按说哪怕是于伯伯不在家,那没工作歇在家的于伯娘也应该在呀?平日里只要敲敲门,于伯母总是会第一个前来开门,今日这大门紧闭是为何?难道是走亲戚去啦?

    可他也没听大师傅提起过,于家在上海有亲友呀?

    而且最近大师傅有些奇怪,总是不着家,算上今天都已经连续好几回找不到人了吧……

    算了,想着大师傅好歹怎么说也是个大人,肯定比自己有成算,眼下二师父还在家等着,他还是先把小师姐给拎回家再说。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