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航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能庄园 > 章节目录 第四四二章:木,沼酿酒,扶桑酒神?
    扶桑,山桃县,一座四面环山,面积不大的小镇子里,坐落着几十家大大小小的酒厂。

    山桃县地形复杂,是扶桑最重要的水果、农产品生产地之一,此外,因为拥有数量众多的高山,这里的水质甘甜清冽,非常适合酿酒。

    不过,山桃县最多的,其实不是清酒厂,而是各种果酒厂,其中最多的是葡萄酒。

    而以清酒为主业的白霜酒厂,坐落在这种地方,而且能够壮大起来,自然有其过人之处,而其中木沼也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而木沼其实很久之前就不亲自酿酒了,最近他对外发布的酒,大多都是徒弟们酿造的。

    今天木沼突然又打算酿酒,甚至把自己的学生们都召集了回来,让众人纳闷之余又喜出望外,对扶桑的清酒界来说,这无疑是一件盛事。

    木沼的徒弟有很多个,年龄最大的已经六十多岁了,年龄最小的,也已经四十出头,此时都穿上了工作服,绑上了头带,一副要和人拼命的架势。

    他们早就都已经是主政一方的大师傅,很多人甚至已经开办了自己的酒厂,或者被其他的酒厂聘任了过去。

    但是木沼大师登高一呼,他们纷纷放下了自己的工作,跑了回来。

    木沼大师在白霜酒厂,有一个独立的酿酒工作室,有普通的车间半个大小,这会儿,几个年过半百的学生,正挥汗如雨地手动摇着一个像是碾磨机的东西。

    清酒其实来源于州内的黄酒,但清酒和州内的黄酒最大的不同,就是酿造清酒用的是经过精白的大米。

    所谓精白,就是把米的外皮之类的全都磨掉,只剩下晶莹剔透的米心。

    也正因为如此,清酒非常清澈,和州内的黄酒色泽不同——同时也失去了很多的风味就是了。

    平常酿制清酒,要精白到75%左右,有些高端的清酒,会精白到35%,而现在木沼大师的要求,堪称变态,要把这些大米精白到8%!

    而且这个过程,完全是这些每一个都是大师级的酒工,手工完成的。

    本来就雪白的大米被精白到了只剩一点点的米渣渣,然后这些徒弟们,还瞪着昏花的老眼,认真地挑选了一遍。

    上千斤的白米,到最后就只剩下了几十斤,这就是这次酿酒的原料。

    这边米还没精白完,那边就有人挥汗如雨地跑进来报告:“从山顶上取来的雪水,已经融化过滤好了……”

    就在这些人挥汗如雨忙碌时,竹田正缩在自己办公室里,给庄不远打电话:“是,木沼大师正在酿酒,您要来看看?可是……呃,好吧,我去给您开门。”

    竹田来到了大门前,先指示一个同伴去和保安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自己才悄悄走到了门口。

    “不用了。”电话里,庄不远说了一句,然后竹田就听到身边咚咚两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他转头看去,就看到三斤四两,从墙头上一跃而入,三斤的肩膀上,还坐着一个人,不是庄不远是谁?

    “他们在哪里酿酒?”三斤瓮声瓮气问道。

    每次看到三斤,竹田就打心眼里害怕到颤抖,他连忙指向了厂房的方向。

    四两一把抓起他,拎着他就向厂房走去。

    这酿酒的厂房,也和其他的厂房类似,有一些很高的窗户,此时窗户正半开着,从里面隐约透出来木沼大呼小叫的声音。

    “木沼大师在发脾气……”竹田知道自己的作用就是翻译,乖乖翻译道。

    庄不远坐在三斤的肩膀上,趴在窗口向里面看去,就看到木沼的徒弟们,正在把几十斤的精白米从蒸锅里取出来。

    “大师,这是我们研究所,按照您的吩咐,繁殖并分离出来,重新配比的菌株!”一名看起来像是技术人员的人,恭敬地送上了一个密封的瓶子。

    木沼慎重地接了过来,将那菌株倒进了冷却了的米里,轻轻搅拌着。

    他年龄大了,几十斤的米搅拌起来,也是个体力活,不多时就汗如雨下,不过这也不用搅拌太久,过了五分钟,他就招呼徒弟:“去,都倒进暖气樽里面……”

    暖气樽是一种热桶,传统的工艺里,要一边搅拌,一边发酵,直到酵母菌大量繁殖。

    徒弟们面面相觑,这一个步骤,是传统的制曲,通常至少需要两三天的时间,这才五分钟,师父是不是老糊涂了?

    “大师……”几个徒弟面面相觑。

    木沼昂然道:“我最近发明了一种新的酿酒方式,你们尽管按照我的命令去做!”

    “是……”几个徒弟不敢多问,赶快按照命令行动。

    把搅拌好的精白米放进了暖气樽里面没几分钟,一股甜香的气息,就突然飘了出来。

    一团团的曲霉菌正在快速生出,覆盖了整个米桶。

    徒弟们都呆掉了:“怎么这么快!”

    “大师,您这是什么办法?”

    “大师,这简直是神迹!怎么可能这么快!”

    木沼捋须微笑:“这便是我这些年苦心钻研的技艺,待会儿你们就可以见证奇迹了。”

    “大言不惭!厚颜无耻!”庄不远撇嘴,这是把菌株的快速发酵作用,当成了自己的功劳了?

    “庄主,我进去把他撕了吧!”三斤看庄不远不爽,舔舔嘴唇道。

    “不急,不急,他这次不可能成功的。”庄不远笑。

    就算是拿到了庄园的菌株,不论怎么复制,怎么繁殖,也不可能达到庄园里的那神奇效果,它们的神奇效果,绝大部分来自于时间之血的力量。

    果然,第一波甜香味飘出来之后,许久都没再用动静,木造皱眉走到了那木桶前,向里面看去,就看到刚才还一片洁白的米曲霉菌之中,多出来了大片大片的黑色、青色的斑点。

    其他的霉菌,也已经开始在酒中繁衍。

    “大……大师,这可怎么办?”几个徒弟最先看到了黑色的霉斑,顿时着急起来。

    说好的见证奇迹呢?

    木沼看到了那黑色霉斑,顿时怒气勃发,一脚踹了过去,把热桶直接踹翻,怒气冲冲道:“一群笨蛋,一定是你们之前蒸米的时候,把霉菌混了进去!混蛋!混蛋!”

    面对暴怒的木沼,徒弟们都不敢多说一句话,只是跪在地上,收拾满地的原料。

    窗外,庄不远差点要笑喷出来,刚才那自信的模样呢?

    不过木沼并不是轻易放弃的人,接下来,他又准备了一次,让徒弟们挥汗如雨地重新精白大米,蒸米,一轮下来,又是好几个小时过去了。

    庄不远早就等得不耐烦,都差点睡着了,就看到木沼又拿过来一个罐子,把里面的菌株倒了进去。

    几秒钟之后,甜香味再起,但是不用想,不到十分钟,里面又是大块大块的黑色霉斑出现。

    “混账!混账!”木沼愤怒地踹翻了大米,然后在上面狠狠地踏了几脚,差点滑倒,旁边那名繁育菌株的技术人员连忙扶住他,却被他反手打了一巴掌:“混蛋!你把我的菌株繁育成什么样子了!”

    技术人员慌忙低头道歉,就差跪地求饶了。

    “你们这些蠢货,连一点用处都没有!这次我自己来!”木沼怒喝。

    徒弟们都低头不敢说话,生怕触怒了木沼。

    木沼气哼哼地自己准备了一小份,顶多两公斤的大米,几个徒弟想要帮忙,都被他固执而愤怒地赶走了。

    然后,庄不远就看到木沼从口袋里悄悄地掏出来了一包菌株来,趁人不注意,洒进了大米里面。

    过了不过十分钟,雪白的菌株就开始肆意生长。

    木沼欢天喜地:“成了!终于成了!”

    他的徒弟们目瞪口呆地看着木沼,以及他捧在手中的那不大的容器,在木沼的手中,那些精白米几乎肉眼可见地化成了液体,甜香味浓郁的让人差点把鼻子都吸进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香味非但没有消散,反而越来越浓郁,过了许久,又转成了短暂的臭鸡蛋味道,随后更浓郁的香味散发开来。

    “成了!成了!”

    “竟然真的酿成了!”

    “大师!大师!”

    “神迹啊!神迹啊!”

    木沼的徒弟们都惊呆了,眼前的一切,莫非真的是神迹?

    他们一个个热泪盈眶,甚至匍匐在地,口中高呼“酒神”。

    而木沼,也戏精附体,双手举起了手中的容器,大声道:“感谢酿酒之神,感谢上天眷顾,让我酿出此等绝世的美酒!人生得此一坛酒,我已死而无憾!”

    而他的徒弟们更是狂热,狂呼着酒神降世,上天护佑的模样,简直像是一群老神棍。

    看着木沼热泪盈眶的模样,让庄不远深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艺术”!

    原来,这就是所谓酿酒的艺术!

    庄不远这次是真的明白了什么叫做套路了!

    木沼把自己的徒弟召集回来,其实只是让他们做个见证,却不想让他们和自己分享丝毫的荣誉,前两次的失败,他都是故意为之,直到最后一次,全部自己动手才酿制成功。

    而且,是在众人面前,如此神奇的成功!

    而这一刻,他就是活生生的酒神降世!

    扶桑酒神!

    厂房里,几个徒弟简直是匍匐着来到了扶桑面前,狂热道:“大师,此等美酒,堪称是镇国之宝啊,我们应该修建一座博物馆……”

    “不,不,博物馆怎么够,我们应当修建一座酒神祠,将这酒供起来,供人瞻仰。”

    “大师简直是人间的酒神!”

    “大师,身在您的弟子,是我此生最大的荣幸!”

    “不……”木沼摇头,“再好的酒,也是给人喝的,酿造出这种酒,我已经是夺天之功,今天起,我就正式金盆洗手了,这坛酒你们就代我带到三日后的品鉴会上,与各位贵客共饮了吧。”

    “大师!”

    “你们不要劝我了,我意已决!”

    庄不远听得那个震惊啊,妈蛋,这套路太深了吧。

    不但借着庄爸的菌株酿出这种酒,还要赶快广邀宾朋,把这酒的所有权占下。

    如果真让他得逞了,日后庄爸再酿出来同类型的酒,岂不是是抄了他的?

    说不定,他还要借着这个机会,把自己推上所谓“扶桑酒神”的宝座。

    “妈蛋,我要去撕了他!”三斤牙齿咬的咯咯响,这世界上,竟然有人比我们堕落龙人还无耻?

    庄不远也想要撕了他。

    但是只是撕了他,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这种人,你不让他身败名裂,遗臭万年,都不能平息庄不远心头之恨!

    弄死他?庄不远有一百种方法。

    但庄不远更想要把他的人,和他的名声,全部弄死!

    庄不远眉头渐渐皱起,然后又渐渐舒展开来。

    你不是想要沽名钓誉,想要名垂千古吗?

    我成全你!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