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行 突围与行动
    站在高地之上,夏洛特与内尔几乎同时看到了战场上的变化。

    内尔有所意动,却因夏洛特的沉默而不敢肆意行动。他看着满脸肃然的夏洛特,等待着这个传奇般的表哥决断。

    战场上,霍伊尔带领的突围部队并未第一时间遭受狙击。他并未朝着原定的撤退路线突围,而是绕了一圈,往东北方向行进。

    此时的战场上,已由一开始混乱变为了一边倒的屠杀。告死者海灵顿亲自冲阵,在酣畅的杀戮与视野的受阻下,同样没能及时对突围部队做出反应。

    毕竟战场上可是有着接近六千的反抗军战士,哪怕已经全线崩溃,但就是站在那里让人砍,也能消耗海灵顿不少时间。更何况此刻的战场上一片混乱,到处是丢盔弃甲的战士与阻碍行动的辎重,这让战场就像深不见底的泥沼一般,让身处其中的战士行动困难。

    在这样的情况下,霍伊尔带领的突围部队终于艰难地开始向外围突进。大约突进了上千米后,周围的敌军开始反应过来,逐渐向中间合围。

    在那样的混战中,训练有素的贵族骑士并不比一般的骑兵好到哪去,运气占据了突围战的决定性因素。箭矢齐飞、刀劈斧砍,被箭矢射中的骑士不敢稍有停留,只能忍着剧痛跟随的大队伍向前推进。周围不断有战友被刺下战马,迎接他的只能是被劈成肉块或践踏成肉糜这两种悲惨的命运。

    战败的反抗军完全不知终点在哪。奔溃的军团无头乱窜,甚至有的迷失方向冲进敌阵,被那银色的暴政战士彻底淹没。突围的军团同样不知路在何方,他们只知道跟随着前方的霍伊尔不断冲锋,不能停、不敢停!

    因为停下来就是死!

    混乱的战场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夏洛特的目光来回在霍伊尔、奥斯丁与海灵顿之间逡巡。他看到原本朝着中军进攻的海灵顿突然暂缓了进攻,与带领着侍卫顽强守御高地的奥斯丁子爵隔空对望。

    增益法术与魔眼让夏洛特得以通过遥远的距离看清他们之间的动作。乱军中,他看到一手握住军旗的奥斯丁子爵沉默着朝海灵顿做了个抹喉的动作,而海灵顿则愣了一愣,那种雄狮被家兔挑衅的意外与嘲然尽显言表。旋即,他露出如同猛兽掠食前的残忍笑容。

    夏洛特不由对这个曾对他耍过小心眼的老人肃然起敬。

    他能够理解奥斯丁的举措,他大概是想用这种方式拖住海灵顿,为霍伊尔创造出宝贵的突围时间。

    然而遗憾的是,奥斯丁的挑衅计划并未起到应当的作用,反而起到了反效果。

    传言中,海灵顿是个渴望杀戮的天生战士,然而现在看来,他却绝非莽夫。

    奥斯丁反常的举措引起了他的怀疑,他开始克制住内心深处的杀戮欲望,在牧师们的帮助下冷静地观望战场。旋即,他那充满成熟男性魅力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夏洛特已经预感到不妙,果不其然,接下来海灵顿对周围的牧师交代了几句,然后便跨上一匹高头战马,带领着一队精锐战士朝东北方向追击。而那名牧师则留下,将脸色苍白的奥斯丁团团包围。

    “糟了!”高地上,内尔脱口而出。

    “……弄巧成拙了呢。不过,海灵顿看来并不像传闻中的那般有勇无谋。”夏洛特若有所思地看着跨马而去的海灵顿。

    这次盯梢的时间稍久,挥舞利剑将反抗军如砍双脚羊般劈翻在地的海灵顿似有所觉,他一拉缰绳,原本冲刺的势头突然停下,那双眸子中银焰燃烧,目光灼灼地与远处高地上的夏洛特隔空相望。

    刹那间,一股沛然的力量仿佛突破时空的限制,以无形的力场直刺夏洛特的意识海。

    然而时至今日,夏洛特的意识海与魔能池虽因灵魂切割而有所萎缩,但在三大体系愈发纯属的情况下,在纯度上却远逾当初。再加上法师的意识海原本就比战士更加凝练,哪怕强如海灵顿,又如何能够奈何得了如今的夏洛特。

    只见高地上的法师冷哼一声,原本褚红色的眸子中隐现淡金神秘符文。两股精神在空中相撞,刹那间消弭无形。

    这次隔空攻防,双方竟是不分胜负!

    “咦?”战场上的海灵顿惊异出声,他随手将左前方的反抗军劈翻在地,操控战马扬起前蹄,哈哈大笑着让铁蹄将那名战士践踏成肉糜。

    在喊杀震天的战场上,海灵顿享受着被践踏的战士临死前的哀嚎,如同享受绝世美酒般露出恣意的笑容。

    “有趣!有趣!洛森特居然还有这样美味的猎物的嘛!”

    笑罢,他再次深深地打量了夏洛特一眼,拨转马头朝霍伊尔突围的方向追去。

    看来即便对夏洛特充满了猎杀的欲望,这个男人仍然能以理智克制住内心的冲动。

    比起记忆中的杰拉尔德,与其颇为相似的海灵顿少了一份疯狂,却多了一份冷静。但论起难缠程度,曾与杰拉尔德有过接触的夏洛特自然清楚,两者根本不在一个量级。

    “内尔,我们走!”

    高地上,夏洛特同样拨转马头,朝身边的内尔说道。

    “走?去哪里?!”内尔没动,他在担心夏洛特会就此离去。

    符文闪烁,夏洛特的魔眼冷漠无情,“当然是去接应突围部队了,时机已到,他们不是也快突破到战场边缘了吗?”

    内尔的一双眸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亮堂,他握紧腰间的佩剑,高声喊道,“明白!”

    两匹马一先一后冲下高地,绕着战场往东北方向而去。另一边海灵顿的推进速度虽然不错,但毕竟处于战场中心,双方一个绕圈、一个被阻,倒是不分先后往正在突围的霍伊尔那方赶去。

    另一边,浑身浴血的霍伊尔被前排的长戟兵刺翻战马,身不由己地朝前扑倒在地。他翻身一滚,避开四名长戟兵的突刺,旋即踩着长戟的戟杆朝前挥出手中的利剑。

    银光一闪,三名长戟兵就此倒地不起,他马不停蹄捡起一把长戟朝最后一人一挥,刺死对方的同时又逼退另几名抢攻的敌人。

    绝望的情绪让他仰天长啸,他深知在乱军冲锋中落马几乎十死无生。为了避开身后杀红了眼的同伴马蹄践踏,他只得朝侧面顶着敌军的压力冲锋。

    否则的话,下一秒失去控制的铁蹄就能把他践踏成肉糜。

    “霍伊尔!快点上来!”

    就在他快要放弃希望时,熟悉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他的战友在奔驰的过程中突然伸出手将他捞起,求生的欲望让他立刻抓住这唯一的生机。在体能消耗到冰点的情况下又起新力,矫捷翻身坐在马后。

    “霍伊尔!坚持住!”战友朝他兴奋大吼,“我们快要冲出去了!”

    霍伊尔抬起头,发现冲破那片阻扰后,前方的压力顿时一轻!

    是啊,他们快要冲出来了。chaptererror;